第44章 第四十四章你会来吗?_她来听我的演唱会
笔趣阁 >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>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你会来吗?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4章 第四十四章你会来吗?

  第四十四章

  路边的霓虹灯突灭了。

  主人关了店里的灯,出来搬走摆在门口的共享充电宝。

  没了绚丽的光线,街道忽显得凋零,连行人都加快了脚步匆匆回家。

  冷风从窗户呼呼灌进来,好会儿,令琛才注意到有人敲他的车窗。

  他侧过头,看见个戴着毛茸茸帽子的小女孩凑在他车窗边,身上斜跨着个篮子。

  “哥哥,买花吗?”

  令琛瞥了眼她的花篮子,视线再落在她脸上时,见她脸颊都冻得通红。

  “这晚还不回家?”

  “我家就在楼上。”

  她开始撒娇,“哥哥买吧,我赚零花钱,就买点吧,送女朋友。”

  “这都不是玫瑰花。”

  令琛垂眼看着她的花,“我怎送女朋友?”

  小女孩把花捧到令琛面:“玫瑰卖完了,月季花和玫瑰花样漂亮的!”

  令琛盯着她的花看了久。

  久到小女孩以为他不会买了,正想离开时,听到他轻轻叹了口气。

  “也行。”

  他低声说了句,随后拿出手机付款,“都我吧。”

  大束鲜艳的月季花被放到副驾驶。

  其实不仔细看,确实和玫瑰花没太大区别。

  人人都想当玫瑰花,但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如愿。

  当个第二选择,也不是不行。

  至少已经是个选择了。

  只是——

  祝温书选择玫瑰花了吗?

  回到家里,祝温书在床上躺了好会儿。

  明明也没干什,感觉浑身像散了架般累。

  直到墙上挂钟指十点二十,她发现自快冻僵了,这才起身准备去洗澡。

  刚走到浴室门口,桌边手机震动两下。

  直到手机新消息进来,拉回了祝温书的注意力。

  施雪儿:祝老师,睡觉没?

  施雪儿:帮我朋友圈点个赞吧

  祝温书:好。

  施雪儿:谢谢~等有空了记得跟我说声,我请吃饭!

  祝温书答应下来,迟迟没有点进施雪儿的朋友圈。

  她盯着对话框看了许久,又发了行字。

  祝温书:雪儿老师,我有个朋友最近遇到了题,请教下。

  施雪儿:嗯?

  “如果男朋友”

  想了想,祝温书删掉了那三个字,重新编辑。

  祝温书:如果个男生追,但是他有白月光,会介意吗?

  施雪儿:害,祝启森的白月光只手都数不过来,我说什了吗?

  施雪儿:看开点,祝老师,只要他现在是喜欢的就可以,跟过去的人计较什。

  祝温书:哦……

  施雪儿:不过提是白月光是活人哈。

  施雪儿:万已经过世了,那我会吐血。

  祝温书:为什?

  施雪儿:因为死人就真的是辈子的白月光了啊!难忘了吧!

  祝温书:……噢。

  那她总不能去令琛,白月光还活着吗?

  这也太不礼貌了。

  说曹操曹操到。

  刚刚退出和施雪儿的聊天界面,祝温书又收到了令琛的消息。

  c:们复合了吗?

  看到这句话,祝温书眉心跳了跳,下子还没反应过来他是什意思。

  她今晚的脑子像是不转了样,许久,才明白,他在她和尹越泽的情况。

  本来以为他不会了。

  原来他还是在乎的。

  祝温书低头揉了揉鼻子,敲了两个字。

  祝温书:没有。

  这两个字发出去,还没等祝温书想好接下来要怎说,对面又接连发来两条消息。

  c:嗯。

  c:家住几栋几楼。

  这段对话来得太快,没祝温书反应时间,她几乎是下意识往窗边走去,直到视线扫过安静的小径,才想起来,这里不是临街的楼房,看不见外面的情况

  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?

  踌躇片刻,祝温书还是了。

  祝温书:没走?

  c:嗯。

  她愣愣地看着手机,心里五味杂陈。

  原本以为令琛这样众星捧月的人,在挂断那通电话后就会离开。

  没想到他没走,居还在楼下。

  过了几钟,祝温书直没有回复,令琛也没有催。

  直到她的窗户被风吹得吱呀作响,她才垂着脑袋,打了行字。

  祝温书:4栋1203

  发完又觉得自看起来也太乖了,便补充句。

  祝温书:我十点半准时睡觉,不明天要迟到。

  令琛没有回。

  祝温书就握着手机,直直地坐在书桌。

  两钟后,她看了眼房门,又拿起手机走到厅里。

  应霏房间的光还亮着,祝温书沉吟片刻,拿起手机又令琛发消息。

  祝温书:要不,有事就在手机里说吧。

  刚刚发出去,家门就被敲响。

  她盯着房门,心脏伴随着敲门声跳动。

  不知道打开这道门后,事情的走会怎样。

  许久,祝温书慢吞吞地走到门边,只拉开了条缝。

  楼道的声控灯已经灭了,身神色衣服的令琛站在黑暗里,只有眼睛泛着光。

  祝温书盯着他看了许久,才开口道:“——”

  “喜欢月季花吗?”

  他突。

  祝温书时哑,不知道他为什突这,和他对视许久,才低声道:“还行吧。”

  她也没有特别钟爱哪种花,还不是看是谁送的。

  不喜欢的,送钻石花也没意思。

  喜欢的,送狗尾巴花都觉得浪漫。

  忽,令琛伸出背在身后的手。

  大捧粉色月季花被塞到祝温书怀里,她手小,抓不住,下意识用双手抱在胸,才不至于散落地。

  “……”

  她看看怀里的月季花,又看看令琛,“上来就为了送花?”

  令琛“嗯”了声。

  感觉到他衣服上带着的冷气,祝温书别开脸,小声嘀咕道:“我也太好养活了。”

  “说什?”

  “我说,”

  祝温书不想承认自这容易就心软了,于是闷声道,“我要睡觉了。”

  令琛低头看了眼腕表。

  “还有两钟,我——”

  突间,应霏房门的锁扣响动。

  祝温书心头猛跳,伸手就关上了门,听到闷哼声的同时转身用背死死抵住门。

  “干嘛呢?”

  应霏听到声音走过来看了眼,见祝温书站在门口,手里还捧着束花,立刻退了两步,把尿都憋了回去。

  “继续,我回去了。”

  等应霏重新关上房门,祝温书才缓缓转身。

  打开门后,她侧着头看出去,见令琛半弓着腰,手背捂着鼻子。

  见她重新出现,令琛抬眼看她,半晌才闷声道:“干什?”

  祝温书意识到自刚刚关门撞到他鼻梁了,不自觉地也摸了摸鼻子。

  “抱歉,我室友出来了,我怕被看见……”

  “我都不怕。”

  等他话音落下,祝温书才发现,他居就这带着花上来了,连口罩都没戴。

  还真是不怕被人看见。

  沉默半晌,她不知道该说什,只能机械地重复。

  “我要睡觉了。”

  “等下。”

  令琛看了眼她怀里的花,低声说,“我接下来半个月要忙演唱会了。”

  良久,祝温书“哦”了声。

  “那加油。”

  再抬眼,发现令琛盯着她看。

  “会来吗?”

  他的声音沉沉地荡在过道的黑暗中。

  不知是不是天气太冷,祝温书从他的语气里,感觉到了丝祈求的味道。

  心里有块儿,又不争气地塌陷。

  祝温书几度动了嘴唇,还是别着头,没去看他。

  “那天……”

  “那天是周六。”

  令琛几乎是预料到她要说自忙,“们不上课。”

  “噢……周六……周六?”

  祝温书突,“不是周天吗?”

  令琛轻轻叹了口气。

  “是24号,周六。”

  “啊?”

  祝温书眨眨眼。

  不是圣诞演唱会吗?为什会在平安夜?

  “可是那天是我生日,我去演唱会的话,我生日怎过……”

  “我过。”

  他答地快。

  但这四个字,在祝温书耳边阵阵回放。

  每回放次,就把她心里塌软的地方砸下。

  我过。

  祝温书心里默念了几遍。

  “噢……看情况吧。”

  这四个字像是有神奇的魔力,接下来好几天,祝温书耳边老是回荡着这句话。

  尤其是距离演唱会越来越近,当她在地铁站,在商场大屏幕,都能看到宣传图时,想法在脑海里慢慢地发芽。

  令琛在邀请她去演唱会的同时,说要她过生日。

  如果她没有多想的话,几乎能预料到那天会发生什。

  说不期待,这也太违心了。

  但她也没有做好准备,不知道自能不能在知道令琛有个刻骨铭心的白月光提下,去接受他。

  毕竟她不是施雪儿,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,万她没有那坦的心态呢。

  到了平安夜当天。

  祝温书拎着包走出房间,应霏正在拆快递,见她出来,顺手把只刚刚拆出来的口红递她。

  “生日快乐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

  祝温书接过后,坐到了她面。

  “不是要回家过生日吗?”

  应霏说,“还不出发啊?”

  祝温书低声道:“我想想。”

  应霏:“想什?”

  “我今天有个……”

  祝温书想了想措辞,说,“约会。”

  应霏闻言笑了。

  “怎,不知道是去约会还是回家过生日啊?”

  祝温书耷拉着脑袋“嗯”了声。

  “正好。”

  应霏从包裹里掏出枚纪念币,“刚买的,要不试试看吧。”

  祝温书觉得这方法也太幼稚了,她十岁后就没有用过了。

  但想了会儿,她还是接过。

  应霏说:“正面就去,反面就回家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祝温书握着纪念币,深吸口气,后朝着半空抛去。

  落到桌面后,她凝神盯着。

  等纪念币停止旋转摆在面时,祝温书眨眨眼。

  反面。

  应霏在旁叹了口气。

  忽,祝温书又说:“我再抛次吧。”

  没等她伸手,应霏就先步抢走了自的纪念币。

  她抱着堆东西准备回房间,起身时,笑着说:“得了吧,打算抛第二次的时候就已经有答案了,干嘛还要折磨我的纪念币。”

  等应霏关上了房门,祝温书还坐在桌边没动。

  包里的手机突连连震动,祝温书有点烦躁,打开看,发现是高中班群。

  她没心情去看同们聊了什,切出,也不知道干嘛,就打开微博刷了刷。

  令琛今年的演唱会和视频平台有合作,会全程直播。

  平台为了宣传热度花了不少心思,因此祝温书个不追星的人打开微博,都能看见多营销号在预热。

  原本已经沉寂了的“小蚕同”话题,又因为今天的演唱会,布满了她的微博首页。

  早知道不看了。

  祝温书又关上微博。

  再打开时,收到了老家位邻居妹妹的消息。

  周思思:姐姐,跟打听个事儿。

  祝温书:嗯?

  周思思:阿姨不是说和令琛是高中同吗,知道他白月光是谁吗?

  祝温书:“……”

  怎有种,今天全世界都在提这个人的错觉。

  祝温书:不知道。

  周思思:啊?们不是同班同吗?

  周思思:那应该知道他以追过哪个女生,或和哪个女生走得近吗?

  祝温书:没有。

  祝温书回想了下,确实也没有印象。

  祝温书:可能不是我们校的。

  周思思:好吧,好奇死我了,没想到连也不知道。

  祝温书:“……”

  放下手机,她俯身趴到了桌上。

  好吧。

  看来她还是做不到释怀。

  不仅不能释怀,想到令琛今晚还要当着有人的面唱这首写白月光的歌,她就心梗。

  要不还是不去了吧。

  祝温书重重地叹了口气,起身朝门外走去,同时拿出手机,打算和令琛摊牌。

  打开,她发现这才几钟,顶在最面的高中班群居有了99+的新消息。

  上次这热闹,还是令琛刚刚出道的时候。

  消息太多,祝温书看得潦草,时没明白他们在说什。

  她正努力地翻着聊天记录,个来电突跳出来。

  “干嘛?”

  祝温书。

  “看群了吗?”

  钟娅说。

  “正在看呢。”

  祝温书,“发生什事了,我看他们在说盗号什的。”

  “笑死,令琛被盗号了知道吗?”

  钟娅的笑声快要穿破祝温书的耳膜,“盗号的估计想不到他居盗了令琛的号哈哈哈哈哈。”

  又是令琛。

  祝温书闷闷地“哦”了声。

  “哎哟我不行了,王军冠说要不是盗号的,他都不知道令琛他的备注是王冠军哈哈哈哈哈哈,令琛居直没记住他名字,笑死我了哈哈哈。”

  隔着屏幕,祝温书都感觉到钟娅仿佛笑出了眼泪。

  好会儿,钟娅笑够了,又说:“哎,我q|q下载好了,我去看看令琛我的备——”

  钟娅的声音戛而止。

  两秒后。

  “他妈的,他我的备注是第五排第六个。”

  祝温书:“……”

  虽心情糟糕,但祝温书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。

  “笑屁啊。”

  钟娅说,“去看看的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

  祝温书点开q|q,果看到了令琛发来的盗号信息。

  只是她没立刻点进去看自的备注。

  虽这想有点庸人自扰,但祝温书还是忍不住去设想。

  如果十几岁的令琛连她的名字都记不住,在白月光写歌……

  “看到没啊?”

  钟娅催促,“的备注是什?”

  算了,随便看看吧。

  祝温书伸出手指,点开消息。

  刚刚走到电梯口的祝温书,在看到“小蚕同”那刻——

  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,耳边的声音忽近忽远。

  在阵穿堂风中,祝温书感觉天旋地转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90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90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